县衙

    Baotianman impression

知府妙联劝知县

发布时间:2016-08-03 17:53:08 发布人:宝天曼管理员
清代光绪年间,内乡有位知县叫江时丰,他自幼失去父母,无依无靠,就和一帮流浪儿混在一起,靠要饭为生,日子过的很是艰难。
不 料,穷小子也有走运的时候,江时丰十八岁这一年的夏天,救了同村王员外落水的女儿,王员外一家很是感动,招了江时丰做上门女婿,这一下,江时丰可真是叫花 子摔跤拾了个大元宝,喜得合不拢嘴,连做梦都会笑出声来。王员外为了让宝贝女儿的以后有个依靠就在家设书馆请先生教江时丰识字,这江时丰确也珍惜这来之不 易的机会,学得非常刻苦,王员外见江时丰很上进,又不惜花重金给他捐了个官,于是,这昔日的叫花子就做了内乡的县令。
江时丰做了县官以后,特别虚荣爱面子,最怕别人知道他的底细。这一天,江时丰正在后花园赏花,衙役进来报说,有故友求见,江时丰问:“来人什么穿戴?”衙役说:“那人头戴一顶破帽,手里还拎着一根打狗棍。”江时丰瞪了衙役一眼:“老爷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不见!”
衙役遵命赶走了那人,不一会,又来了一顶官轿。轿子停在衙门跟前,来人并不下轿,自有跟班的把手本投入衙署。
江 时丰一看手本上的名字和官衔,不由吓了一跳,猛然记起当年的叫花子中有个叫刘明芳的小孩,是一个落魄秀才的儿子,这小叫花子一边讨饭一边读书,很是与众不 同。后来听说赴京应试中了进士,哪曾想人家新近做了南阳知府,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江时丰一时也顾不得多想,忙整好衣冠跑步来到门外跪地迎接。
刘明芳下得轿来,扶起江时丰:“自家弟兄何必多礼!”
二人进入衙内,江时丰忙吩咐设宴,并请城内的风雅之士作陪。刘明芳自然被让到上首。江时丰指着刘明芳介绍说:“这位知府大人,是我昔日的同窗好友!"
昔日的丐友怎么成了同窗好友?刘明芳微微一笑,也不说破,只管举杯饮酒。
酒过三巡之后,江时丰为了显示自己的风雅,提议吟诗作对,以助酒兴。
应该说,江时丰当官以后,为了彻底去掉身上的叫花子痕迹,也确实在吟诗作对上下过一些功夫。宴席正设在衙署后花园的凉亭上,当时正是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江时丰见池塘边垂柳依依,柳絮飘舞,不由触景生情,开口吟道:“纷纷柳絮飞。”
刘明芳头也不抬,接口就吟:“声声莲花落!”
众陪客齐声叫好,刘大人的下联可谓对仗工整,天衣无缝。只是叫好之后,细细品味,又有些惊讶,莲花落是叫花子们讨饭时唱的竹板歌,用在这满是美味佳肴的酒席上,是不是有些煞风景?
江时丰坐不住了,忙又吟道:“九重殿下,排两班文武官员。”
刘明芳才思敏捷,张口就对出了下联:“十字街头,叫一声衣食父母!”
一帮陪客听得是目瞪口呆,这刘大人在对仗上无可挑剔,可那内容,怎么又扯到了叫花子上?
刘明芳不管大家如何窃窃私语,只管含笑问道:“江兄,还要对下去吗?”
江时丰如芒刺在背,连连摇头,他拱拱手说:“小弟甘拜下风,喝酒喝酒!”
酒席散后,江时丰借着酒意问道:“老兄,过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我避之唯恐不及,你怎么偏要三番五次地提起?”
刘 明芳正色说道:“逃荒要饭怎么就不光彩了?朱元璋当皇帝之前不是要讨过饭吗?今天上午我先穿了丐装来找你,被你的衙役赶走了,为了虚荣,连自己的穷朋友都 不肯相认,又怎么能够当好百姓的父母官?别忘了,你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切记,做一个好官,让和我们一样穷苦的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
江时丰听罢,羞得满脸通红,人家一个正途出身的知府,尚且敢于承认过去行乞的历史,自己一个捐班的知县又何必虚荣?他对着刘明芳抱了抱拳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友放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在虚荣上枉费工夫了!”
之 后的江时丰,再也不去掩饰自己的过去,特别是一次无意在《内乡县志》中看到清嘉庆年间前辈知县高以永写下的:“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 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的对联后,深有同感,遂将此联挂于三省堂前,每日办公前必先读三遍,以此来提醒自 己,要爱护百姓,视百姓为衣食父母。
如今,江时丰办公过的内乡县衙,已成为享誉海内外的优秀旅游景点,而江时丰用来激励自己的那幅对联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联,他们诗对中的柳树荷花也依然优美芳香在县衙后花园———
版权所有:南阳大宝天曼原始森林生态旅游投资有限公司 豫ICP备 12026517号
旅游热线:0377-60880013/60888831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公园路1号
Email: btmstwhgwh@163.com 官网:www.baotianman.cn
公司介绍 - 隐私及法律声明
© 2016 豫ICP备12026517号 保留所有权利 品牌形象设计:郑州支点旅游品牌策划